月雪書齋

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從李元芳開始-第四百二十九章 當名傳古,爲此道鼻祖

從李元芳開始
小說推薦從李元芳開始从李元芳开始
李彦坐在船头,神情恬淡,正在垂钓。
他身侧放着一个鱼篓,里面已经有不少还在蹦跶的鱼儿,手中的鱼竿很快也吃不住力,变得弯曲起来。
下一刻,鱼线嗖的一下离水, 又一条大鱼扭动着身子,被钓上了船。
但李彦摘下鱼,放到篓里的一瞬间,身后传来震惊的老者声音:“元芳,你这是怎么办到的?”
李彦起身行礼:“刘老将军。”
刘仁轨瞪大眼睛,看着鱼嘴挣脱后,那鱼线底端竟是空的,根本没有钩子。
他来到面前, 仔细端详鱼线, 又拿起刚刚钓上来的鱼,掏了掏鱼嘴:“这鱼儿不会把钩子和饵一并吞下去了吧?”
李彦失笑:“那它也该直接在水下游走了,我这只是些武功运用的小手段而已,让老将军见笑了。”
刘仁轨一副老夫也练武的你不要骗我的模样,抚须笑道:“这手段挺有趣啊,元芳能指点指点老夫吗?”
李彦点头:“老将军身强体健,是可以修炼真气的,当成延年益寿的手段也好。”
他将真气的原理简单讲述了一遍,传给刘仁轨一股基础真气,在四肢百骸内运转。
这段日子在传授婉儿千秋诀的同时,他自己也在不断查漏补缺,推陈出新, 总结出一套基础内功修炼方式。
李彦在离开洛阳之前,相熟的人都传授了一遍, 只是绝大部分人都无法领会,说明基础内功不够基础,还处于萌芽阶段, 需要加以改善。
諸天我爲帝 興霸天
而刘仁轨不愧是四大名将之一, 按照指点在体内运转了周天,却是有所感触:“你的劲法好奇特,老夫以前练武都隐隐感到不适,年纪大了疼痛感更是越来越明显,唯独修炼此法特别舒服……”
李彦道:“那是老将军以前受过伤,在运转劲力时就会有痛楚,而真气更加温和,这其中我也汲取了不少光明劲的特点,很适合治疗旧伤,延年益寿。”
刘仁轨露出震惊之色:“这可是了不得的秘传,老夫刚刚也不过是玩笑,你岂能轻易传授?这万万使不得!”
他不是故作推辞,而是真的不愿意练了。
一方面是免不了的门户之见,另一方面也是觉得还不上这么大的人情。
李彦正色道:“我独门自创的功法自然是不会随意外传,那样也糟蹋了心血,得不到尊重,但修炼真气的基础之法,我却希望有更多人能够获得, 让天下的习武者有另一种选择。”
刘仁轨怔住:“你刚刚说的真气,是从根本上与劲力不同么?”
李彦点点头:“是的,它与真气同样源自于人体的气血精力,却是另一种不同的力量。”
刘仁轨已经不再是震惊,而是动容:“你这……你这是怎么想到的?”
李彦解释道:“劲力是先天的,当先人创造出种种劲法后,自然没必要多此一举去钻研别的力量,真气却是需要后天修炼的,它的起步比起劲力低,却又具备着许多独特的优点,能与劲法相辅相成,我便是同时修炼,融为一体,开创出独属于自己的功法。”
刘仁轨由衷的道:“此法若成,元芳当名传千古,为此道鼻祖啊!”
李彦笑道:“那老将军更要助我一臂之力,好好练练真气,让我多得启发,才能功成啊!”
刘仁轨哈哈大笑:“元芳真是太会说话了,那老夫就厚着脸皮,学一学你的真气,但这份人情一定要还的,不能一句话就抵了。”
李彦开始耐心传授,参照与婉儿练功的不同之处。
婉儿年纪小,身体尚未发育定型,又有唯识劲打底,可以说是最擅于涂抹的画纸,修炼千秋诀十分顺利。
刘仁轨终究是年纪大了,气血早衰,修炼基础内功都很勉强,毕竟真气对于体质的要求远比劲力要低,但也不是不注重身体,想要有多大的成就是不可能了,好在经过真气的调理,能够清除旧伤,半月下来,气色都变得更好了些。
“倒是成了老年保健品,不知道将来能否取代丹药……”
李彦想到不老梦一案,有心改善丹药风气,但仔细想想似乎还是不太行。
且不说真气终究不是人人可练的,那些豪门士族也会发展成一边嗑丹药,一边练真气的画风。
事实上,船上的将士们已经觉得奇特了,就看到刘将军和李阁领每每坐在船头,眺望着空阔的海面,盘膝修炼,也不知道在练什么。
在习武的日子里,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眼见着即将抵达半岛,李彦却看向东边:“那里是倭国吧?自从白江口一战后,倭国人恐怕畏惧刘公到了极点。”
刘仁轨不以为意:“那等蛮荒野民,畏我何用?况且白江口一战能大获全胜,也是我大唐船坚兵强,这等野民也敢触我大唐兵锋,自然是自取其辱。”
新罗至少还是劣民,倭国直接是野民了,李彦失笑:“刘公谦虚了,不是全靠船只和精兵,若不是刘公运筹帷幄,如今百济早已复国,倭人更会嚣狂……对了,我大唐如今的船只,能够去那东瀛岛么?”
刘仁轨略加思索后,摇头道:“小队船只可以,大规模的船队伤亡就会增加了,更难以保证辎重。”
李彦微微点头,并不意外。
唐代的造船技术其实已经相对不错,造船业也十分繁荣,最关键的是,唐朝流传的资料中,出现了具有早期航路指南性质的文字记载,对航行过程中相关的航期、航线、地文、安全航道、锚泊避风场所、碍航危险物等等,都有了较为详细的说明。
大道朝天
或许还不算全面,但雏形出现,历史上同为贾诩后人的地理学家贾耽,就记录了“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”的航线,后来也有唐人从明州望海镇出发,顺风三天就平安到达倭国。
这点与倭国遣唐使船旷日持久,海难频频的落后,形成了鲜明对比,毕竟国力差距太大了。
不过大唐的船只水平虽然远强于倭国,但还是不具备大量制造远洋船只,登陆东瀛岛的能力,地理知识的限制,也很难了解那里的状况。
这方面李彦总不能说凉州商人和江南商人懂,那就编得太过了,武承嗣都不会信的。
刘仁轨见他沉吟,有些奇怪:“元芳你关心这个作甚,难不成还想去灭了倭国?”
李彦道:“我倒是动过这个想法,但也知道不太现实……”
刘仁轨笑道:“就算能灭了,那又有何用呢?”
李彦道:“是啊,我大唐在安西设四镇,是为了震慑西域诸国,保证商路畅通,这倭国是蛮荒之地,孤悬海外,态度又很顺服,倒是没什么理由灭之。”
“主要是那里的地理位置,想要发展必须打出去,我们大唐拿下辽东半岛后,倭人是肯定会盯上中国,迟早会爆发冲突。”
欲望T台
“可惜那个岛屿无法一直控制,除非中原王朝能始终维持最强盛的实力,否则肯定会找机会脱离,最后还是会演变出独立的新政权。”
刘仁轨听出他的意犹未尽,倒是起了兴趣:“那依元芳之见,那种孤悬海外的野国,该如何解决呢?”
李彦道:“其实也不难,每年给予倭人移民迁居的人口份额就是,能在白江口之战率领数千船只来攻,在不计途中遇难的前提下,倭人至少是有机会抵达辽东半岛的,那就不妨给他们一个上升的途径。”
刘仁轨想到倭人矮短丑陋的模样,有些厌恶:“要那等粗贱野民作甚?我大唐四周胡族多的是,那些人体魄强健,更能劳务干活……”
李彦道:“堵不如疏,这世上最大的矛盾,莫过于完全不给机会。”
“现在倭人的文化特别落后,一个百济就让他们疯狂学习,给他们移民我大唐的机会,来的人想要回去就几乎不可能了。”
“这也是之前百济太子在我洛阳生活,都不愿回归故土,给我提的醒,倭国和百济关系密切,可以用百济王子为榜样, 选拔出一些我大唐需要的人才。”
“只是如果倭国主动要求羁縻府州,一定不能满足,要形成两个区分明显的阶层,才能更好的让人才流动过来,要让倭国人形成一种观念,出人头地就是移民大唐。”
刘仁轨有些诧异,这位年纪轻轻是怎么对控制异族如此熟悉的,想了想不免为之佩服:“无怪乎先帝托付,元芳真有宰相大才!”
李彦笑道:“刘公谬赞了,这些都还是初步设想,许多细节都要推敲,没那么容易完成的,何况一切的前提是将新罗拿下!”
刘仁轨精神满满,自信十足:“有内卫策应,步步为营,老夫若是拿不下这区区新罗,也是无言面对陛下与满朝臣子了。”
然而半天之后,船队刚刚抵达熊津码头,刘仁轨就脸色微沉,发现前来迎接的人有些少。
为首的郭元振,更是带着三分自责和七分痛恨,拱手一拜:“刘老将军,李阁领,正要请你们主持公道啊!”
(本章完)

Categories
歷史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