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雪書齋

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仙帝重生:反派女帝竟想做岳母笔趣-第87章 以唐先生爲尊鑒賞

仙帝重生:反派女帝竟想做岳母
小說推薦仙帝重生:反派女帝竟想做岳母仙帝重生:反派女帝竟想做岳母
“你服,还是不服?”
这一句话,如同晴天霹雳一般,砸在了会场的每一个角落里,几乎所有人都为被唐玄这轻描淡写的话语,吓的心头一颤。
王重明脸色阴沉到了极点,本就心有傲气的他,此刻想着说话提醒唐玄不要如此嚣张,但一见到那囚天承的死状,便咬牙切齿,干脆装了孙子:“唐……唐先生说的对,王某岂敢不服?”
哗。
在场不少人都发出惊叹声。
这头商界蛟龙,果真低下了自己的头?
“父亲,你这是为什么……”王峰忍不住出声,显然对自己老子这么快认错有些意外。
幻 雨 小說
“住嘴,你这个孽子!”王重明回头怒瞪了他一眼,手中拐杖敲地斥道:“惹了唐先生这样的人,没要你命就是好的了,你还敢在此冒犯,赶紧给我滚,滚出去!”
说完,上前气冲冲抓着王峰的衣领,嘴里一边喊着“孽子”,一边拖着他离去。
这一幕,又让在场众人沉默了下来。
大家都不傻,王重明为什么这么快变脸,心里都有数。
这场算无遗策的阴谋,彻底被唐玄的出现给粉碎了,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
陈国老既没有死,名声也没有毁于一旦,反而又一次建立了威望,恐怕接下来的秋后算账,在场这里的每个人,都逃不过去。
同盟会建立了五年有余,都未能将陈瀚国坐镇的陈家掰倒,如今陈瀚国身边又出了唐玄这么一号人物。
恐怕陈家的大势,又要席卷而来。
手持玉玺的唐玄并没有追上王重明赶尽杀绝的意思,而是转头看了一眼同盟会的那群人。
除却那一脸桀骜的余天海外,没有一个人敢跟自己对视。
“你还有什么后手,一并叫出?”唐玄平静看着他问道。
余天海皮笑肉不笑,双眸盯着唐玄,也没有说话,只是作为这场阴谋的策划者,落败后心中难免不爽。
“无趣。”唐玄失望地摇了摇头,将玉玺收入囊中。
他还以为,这家伙会留有什么后手,让自己酣战一场,但显然已经黔驴技穷了。
“陈老爷子,你该兑现承诺了。”唐玄转过头走向陈瀚国,目光平静道。
“是,是!”陈老爷子连连点头,恭敬无比道:“唐先生请放心,等这里的事情了了之后,陈瀚国必定亲自登门感谢,将一亿报酬奉上!”
如果说之前尊敬唐玄,是出于救命之礼,那么现在尊敬,却是实实在在的敬佩。
唐玄点点头,也没有久留,对唐嫣那小妮子点了点头后,便转身朝着游轮的出口走了出去。
陈老爷子望着唐玄离去的背影,恭敬喊道:“从今日开始,我京州陈家,唯以唐先生为尊!”
BD!
同盟会那群人听到这话,脸色就难看了起来,他们哪里不知道这是陈老爷子在趋炎附势,也是在放话给他们听。
这下,整个会场都乱了起来。
除了同盟会那群人之外,一些倒戈过来的大老板们,也一个个厚着脸皮上去和陈老爷子赔罪道歉。
角落里,戴着薄纱的贺丹秋,望着唐玄离去的背影,美眸中带着深深地担忧之色。
恐怕从今日开始,唐玄的名声,会响彻整个京州。
即便他所在的唐氏集团已经倒闭,但他这段时间在京州打下的名声,却足以压制她的蓝氏集团。
相对而言,她如今混的可比唐玄差太多了。
也就是说,除了想办法在境界上碾压唐玄一筹之外,她贺丹秋若再想后头下黑手解决掉这个宿敌,可就没那么简单了。
“不能再拖延了。”贺丹秋暗暗咬牙,起身离开了会场。
……
走出游轮,唐玄也没有急着回去,带着唐嫣打了一辆车,前往了京州大学。
今天本该是上课的时间,唐嫣特意请了半天假来参加这次拍卖会,结束之后自然要送她回学校。
路上,唐嫣上看下看,打量了唐玄很长时间,还是忍不住问出了那句话:“哥,你到底是不是我哥?”
唐玄神色无奈地看着她:“你都叫我哥了,我不是你哥是谁?”
“不可能。”唐嫣摇头如浪鼓:“我哥才没这么厉害,刚才你的气势,都压过了在场那么多人,如果你真是我哥的话,你早就吓腿软了才对。”
唐玄一愣,随后笑了起来。
小时候的唐玄的确算是半个怂包,经常在学校里带兄弟惹事打架,但是每次一收到对方找人报仇的风声,就躲在家里不肯出门了。
所以挨打的,基本都是跟唐玄一起做兄弟的同学,到了后来唐玄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学校,没人愿意跟他做朋友。
这事儿,兄妹两人心有灵犀,唐嫣捂嘴轻笑了几声,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对了,哥,昨天晚上妈妈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这话一出,车内就安静了两秒。
这也是唐玄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,自打他穿越到这副身体后,就从未见过所谓的父母。
当初唐氏集团倒闭,父母也都被警方给抓了起来,现在才打电话来,倒也不算意外。
唐玄问道:“说了什么?”
“就问了一些近况,然后说让我们想办法筹钱去监狱保释他们……”唐嫣小心翼翼道。
“保释?”唐玄皱起眉头:“还能保释吗?”
“警方那边应该是还没有调查清楚。”唐嫣手指撑着下巴道:“所以爸妈还在拘留,定罪需要很长一段时间。”
“我来安排吧。”唐玄点了点头,决定抽个时间回一趟沙市,对于地球唐玄的父母,他没什么感情,不过对于唐嫣,他早已有了担当。
将唐嫣送回教室后,唐玄就静悄悄摸进了蓝溪歌的教室里,将那双冰冷的手直接牵起。
蓝溪歌吓了一跳,但看到是唐玄来了后,俏脸闪过一抹红润,瞪了他一眼后,就一同开始上课。
两人没有言语,却心有默契。
……
入夜,晚上八点。
一座私人的地下库房里,换上了一身干净西装的余天海,阴沉着一张脸,跨步走进库房深处,推开了一间铁门。
房间内一片昏暗,却时不时传来某种荒淫的交合之声。
啪嗒一声,余天海打开了墙壁上的开关,看着房间里面的场景,不由脸色阴沉了起来。
房间里,摆放着一个八仙桌,上头有一道神龛,供奉着一尊面色凶恶的佛像,以及诸多名贵贡品。
一旁的地上,除却有着将近数十个赤果着身体的女尸之外,还有着一个长相其丑的中年男子。
他身上套着一身不伦不类的道袍,左拥右抱着两个女人,行着苟且之事。
那两个女人,像是被下了迷魂咒一样,眼神里尽是百依百顺。
“叫人来清理一下。”余天海沉着脸,对身后的保镖吩咐了两句。

Categories
仙俠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