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雪書齋

好看的都市异能 封神:請盡情吩咐妲己笔趣-第1039章 女兒國國王展示

封神:請盡情吩咐妲己
小說推薦封神:請盡情吩咐妲己封神:请尽情吩咐妲己
“陛下莅临,我西梁女国必蓬荜生辉!”
文慧听到帝辛这话,立刻面露喜色,向帝辛深深的施了一礼。
不久之前,她们擒下那名玄凤军斥候,对方已是向她们训诫,告知了帝辛在宝象国等地的手段,让西梁女国之中人人不安,担心稍有不慎,便被夷为平地。
却没想到,今日一见,帝辛竟是如此平易近人,让她不安的那颗心长舒了一口气。
“走吧,带朕去西梁女国走一遭。”
帝辛笑了笑,随意一挥手,便骑着五色神牛,与文慧及那名西梁女国的女使者向雄城而去。
文慧提前赶往雄城通报,由那名女使者陪着帝辛随后而行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还有,你可知道这子母河是从何而来?还有西梁女国,又是因何诞生的?”
帝辛倒也没有急着赶路,而是向那名女使者询问起了一些关于子母河和西梁女国的事宜。
“我叫文婉,母亲她们都叫我婉儿,你也这么叫我就行。”女使者很是天真烂漫,笑吟吟道出自己的名字后,接着道:“这子母河的由来,我倒是不清楚,据说从盘古开天辟地后,便存在于此处,我西梁女国也是因此河而诞。”
子母河的由来,可以追溯到盘古开天辟地时代?
误惹冰山上神
帝辛听到文婉这话,眉梢不由地微微一扬,仔细回忆盘古开天辟地之时的画面。
但就他回忆所见的画面,盘古开天辟地之际,似乎没有衍化出一条这样的河道。
明明并非是开天辟地之时诞生的河道,却被西梁女国说成是开天辟地之后便在,要么是此国之人故意夸张国运绵长,要么便是其中存有什么古怪。
“你们笃信梵教,难道梵教便不向你们索取什么吗?”帝辛也没有再追问缘由,然后向文婉继续询问道。
“索取什么?”文婉挠了挠头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道:“我只有十九岁,还未到喝子母河河水的年纪,不知晓政事,所以这个我也不清楚,或许我母亲知道一些。”
“你母亲?”帝辛闻声,向文婉深深的看了眼。
文婉听到这话,急忙吐了吐舌头,然后再不敢出声。
这个文婉,莫非是西梁女国的公主,她的母亲,便是西梁女国的老国王?
帝辛看着文婉的样子,立刻便将文婉的来历,猜出来了个七七八八。
但看着文婉那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,却也没有戳破小姑娘的这点儿心思,而是向她继续笑问道:“解阳山破儿洞的落胎泉又是什么来历,你可知道吗?”
“不清楚,据说和子母河一样,都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便出现的。”文婉摇了摇头,然后好奇的看着帝辛,道:“陛下,你对我西梁女国之事,怎地知晓的如此清楚?”
黑白全书
“也许我昔日来过此地……”帝辛轻笑一声,淡淡道。
文婉不相信的摇了摇头,道:“骗人!西梁女国从没有男子来过,你们那名斥候,之前被发现后,都是秘密关押在了城外,只有少数人才知晓他的存在。”
帝辛轻笑两声,却也没有跟文婉解释那么多,但目光却是有些期待的看向了西梁女国。
西梁女国中的诸多隐秘,在原本的西游量劫中,所言甚少,这些秘密,他此番要将其一一揭开,看看西梁女国到底是藏了些什么不可知的秘密。
说说笑笑间,帝辛和文婉便来到了西梁女国的雄城。
只是,还没入城,帝辛便看到,城门口已是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虽然有膀大腰圆,如文慧般胳膊能跑马的士卒维持秩序,可是,当帝辛靠近后,汹涌的人群还是差点儿将她们推翻在地。
“这便是男人吗?”
“男人看起来和我们好像是有些不一样,胸口没我们大,腰没我们细,屁股也没我们的大!”
“不知道男人是如何生孩子的?是不是和我们一样?若是一样,他们为什么叫男人?”
不仅如此,帝辛还听到一阵阵乱哄哄的喧嚣吵闹声。
至于说辞,自然都是对男人的好奇。
简而言之,这就是一群极度缺乏生理常识知识的女人。
尤其是当帝辛走近后,一些胆大妄为的女子,甚至都忍不住想凑过来,把帝辛的衣服掀开,仔细看看不同,或者往他身上摸几把。
帝辛听着这一言一句,哪怕而今已是道主境的强者,心里都忍不住有些毛毛的。
但他的双眼,却是向西梁女国各处扫视不止。
西梁女国之中,的确尽皆是女子,无论是此刻围堵在城门口看稀奇的,还是在远处城墙上放哨的,又或者是商铺中贩售物品的,以及田间地头劳作的,但无论是总角孩童,还是妙龄少女,尽皆为女子!
但西梁女国之人,生活的似乎还算颇为富足,也不像宝象国那样,是那种农奴制,至少无论老少,脸上都没有菜色。
加油吧!厨娘
“梵教对西梁女国如此宽宏?”
帝辛望着这一幕幕,不由得有些失神,但心中却有些不大相信梵教会对西梁女国网开一面。
梵教的教义虽为慈悲,可是却未曾行过慈悲之事。
西梁女国而今的富足,只怕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所换取而来的。
只是,这代价应当是被某些人刻意隐瞒了下来,不被如文婉这样的人所知晓罢了。
但这所有一切,或许在见到西梁女国国王的时候,就能够水落石出了。
而在这时,沿着前方,有一阵喧嚣声响起,紧跟着,华盖旌旗,一名名身着金甲的女侍卫,拱卫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妪,从城池深处走了过来。
“西梁女国国王文馥,叩见皇帝陛下!”
而当看到帝辛后,这老态龙钟的老妪立刻住着拐杖,被两名侍女搀扶着,颤颤巍巍到了帝辛面前,向他恭敬行礼。
帝辛望着身前这老态龙钟,脸上布满风霜沟壑的老妪,不由得苦笑一声。
看来,来的路上苦思冥想,回忆起来的那首女儿情是要没有用武之地了……

Categories
玄幻小說